冰拿铁与蜜瓜苏打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当一下下手写博主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这顾家,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这大梁,就剩下他一个又聋又瞎却可以镇守边疆的安定侯了。
世人皆以他为依仗,又有谁可怜他一身病骨?

#ぼくの靴音# 前言

可以说在转眼之间,就已经和《明星》杂志、所有的读者一同走过了六年。
这次因着出版的原因,我也得以重新再次阅读这些文章。
在旅途中,虽然残酷的现实和梦想像暴风雪一样使我的内心动摇着,但我向着天空方向努力的姿态却依然多多少少的绽放着。
今天想起来的话......以前幼稚的言论和过于直率的表达纷纷显露了出来,也让我产生出了害羞得想要藏起来的想法。
但是,从大家这里得到蕴含着爱的指导的力量,使光辉得以像繁星一样铺洒开。
那个时候的很笨拙的我,也有勇敢的时候,在被称为人生的美好舞台上行走着。
并不是跟随头脑的思考,而是以内心作为前行的依靠。
我想试着用这个只有在生命与生命之间的温暖里才能诞生的不可思议的声音,《我的足音》,现在,在这里,带给你共鸣。
饱含着对参与其中的所有人的感激之情......

如果翻译244的靴音放到lft的话会不会有人看……?
虽然贴吧上好像有翻译版,但还是挺想自己译一下的。大概会是文学感比较重的那种风格
占tag抱歉

昨天重温了一年五季,就有点残念他们没有一个年少时候海风味道的吻
然后就暗戳戳在指绘软件上速涂了一张
悄咪咪圈一下@谭言微中 激情表白薇总

先生,您的外卖影子洒了

随手摸的几个写乐家孩子
p2奥山女侠和p3山鸟道长是cp 我还写了两页同人文来着【搓手手
加了滤镜 墨水颜色不完全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