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拿铁与蜜瓜苏打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先生,您的外卖影子洒了

评论

热度(4)